廣告贊助

 而子言,看起來是個很容易認真的女孩子,這樣的人我最害怕。想到這裏我下了個決心,這個女孩子以後我再也不見了,再說,她和我認識的那些美女差了很大很大一截。
  
  這以後又過了差不多兩個月我沒有過和她的任何聯繫,她也一樣。
  只是,命中註定我和她會有千絲萬縷。
------------------------------

  十月份,我的公司接了一個很大的專案,合作商是一家美資公司。那天,合作公司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子言。
  吳子言,我第一次拿到她的名片。上面有淡淡的清香,和她這個人一樣。
  她在整個會議過程中沒有講過一句話,只是安靜地聽每個人的說話。偷眼看著她沉思的表情,我竟然有點心猿意馬。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是不是記得?雖然沒有結果,畢竟她嬌小的身體在我懷裏顫抖過。
  
  會後一個禮拜,她送了一份計畫書給我。無疑,她是優秀的!我們所有人對計畫書都非常滿意。這樣,我也找到了藉口第二次請她吃飯。
  這次,在我的刻意打探下,對她終於有了全面的瞭解。
  27歲的她出生於一個清貧的教師家庭,六年前畢業于東北財經大學,22歲那年考進上海財經大學讀研,其間認識了她的前男友,於是畢業後就留在上海工作。因為某種原因她的上海男友在準備和她結婚的前段時間提出分手……
  整個吃飯的過程就是我提問她回答,沒有表情沒有多餘的話沒有刻意的隱瞞也沒有一點誇張。除了偶爾安靜地牽牽嘴角算是給我一個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她就是讓我有點動心。
  
  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們開始了頻頻的接觸。實際上很多事情並不需要我親自出面,可是我就是象中了邪似的。在MSN上每天都要找機會和她聊天。哪怕只是一兩句簡單的問候。甚至有時候我會故意發一些成人笑話給她,可是網路那頭的她除了呵呵兩聲就沒有過多反應,偶爾會回我一句:別鬧了
  我想那段時間我是瘋了,N多美女的約會我都推掉,每天下班前都在MSN上問她:那個專案還要討論一下,你今天有時間嗎,邊吃飯邊聊?
  一般她也不拒絕,我就像小男生一樣,特別好表現,每次都換不同的車子去接她。而她,一如既往地安靜,保持著一個不讓我尷尬也不讓我煩的尺度。
  
  終於有一天,我送她回家後在她進門開燈的時候抱住了她……
  事後,我有些忐忑,可是她還是像以前一樣,該討論工作的時候給我發來mail,沒有工作的時候靜靜地掛在MSN上,沒有一點打擾我,這樣,我反而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辦。以前的女孩子和我有過一夜情之後我都會給些錢或者送些禮物。對她,這樣的事情我有點不敢。而越是這樣,我卻越是左右為難。甚至開始幾天我都不敢在MSN上保持聯機狀態。


  但是,不見她是不可能的。沒多久,我們的專案就要開始運作了,她作為合作方代表和我一起去了山西。
  從上了飛機到住進賓館,我一直手足無措,她也沒有一句多言。說實話,以前真的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女孩子。在賓館房間裏面我對自己這樣的愚蠢懊惱不已。我一直是個揮灑自如的人,怎麼會變得這麼被動?何況,這也不是一個特別美麗的女孩子!
  
  定了定神,給自己也打了打氣,我走出房間,正好子言也從房間裏面出來。我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美女,今天來我的房間吧?
  對我的行為她很詫異,但是也沒有過多表示,掙脫我以後頭也不回地下樓。終於我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點緊張了,她很驕傲,是骨子裏透出的驕傲,而且,對於金錢她並不看重,那麼,她要的是感情,而我最給不了也不願意給的就是感情。
  
  我知道,剛才的行為她一定是氣憤的,這樣也好,我本來就是個花花公子,沒必要扮演情聖的角色。在山西的那幾天我就做的比較放肆,
  甚至在回來的路上我拜託子言給我介紹美女。我沒想過她的心情,老實說也不願意去想。她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和我有過一夜情而已,而這樣的事情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發生,何況她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傷感,我這樣安慰自己,呵呵
  
  只是沒想到,子言真的開始給我介紹美女。在MSN上她會突然給我發來美女照片,然後問我的意思。我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就經常請她和那些美女吃飯喝酒。她還是照樣沒有一句多言,冷眼看著我和別人打情罵俏。不過,我心裏還是有障礙的,所以她領來的那些女孩子我沒有單獨約過任何一個。
  而我和她,也漸漸恢復了比較正常的來往。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要出差的時候,總會在MSN上告訴她,回來以後,也一樣第一個通知她。她也會給我發幾句問候,就這樣,我們淡淡地想處,只談工作不談感情,只談美女不談自己。那夜的事情好像也已經漸漸淡忘。
  
  可是時間越長,我好像越依賴她,也好像只有她比較會縱容我的放肆。而她還是不停地把她那些美麗的女朋友帶來赴我的約會。

  因為她,我認識了淩,一個美豔絕倫的女孩子。淩和子言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後來我還知道,淩是她們家那裏出名的美女,至今無人能比。而子言是出名的才女,至今也是無人能比。不可否認,我很快就迷上了淩。她是那種很會發嗲的女生,和驕傲的子言屬於完全不同的類型。
  很長一段時間,我每天樂此不疲地給淩發資訊,因為她已經有了未婚夫,所以,我沒辦法明目張膽給她打電話。可是,就是因為無法得到,我更加有興趣。和子言的聊天開始單一,除了淩還是淩。子言對淩是保護的,從來不會在我面前說她一個字的不好。
  而淩又是一個嬌氣十足的女生,小小的頭痛都會發資訊告訴我,和堅強的子言相比,她是個很容易引起男人保護欲望的女人。
  
  我和淩就這樣每天用短資訊調情,她的未婚夫是個很有前途的銀行高層,對她看管的很緊。當然,如果她是我女朋友我也一樣會看管得很緊,呵呵。
  每次約不到淩的時候,我就會打電話給子言讓她幫忙,而子言也總是不會讓我失望。那段時間除了討好淩,對於子言我早已經不放在心上。
  
  04年的聖誕夜,淩和未婚夫發生了爭執,因為淩發現了另一個女人的存在。大吵一架以後她帶著簡單的行李來到子言的家裏,我知道後丟下太太不管趕到周浦。這也是我第二次來到子言的家。一塵不染小巧精緻。幫我開門的一刹那,子言的表情有著隱忍的痛苦。不過,我當時哪有心情注意這些呢。我只是在意淩。當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就在子言的家裏喝多了,結果,子言幫我和淩收拾好了房間後離開了家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來。她還是那麼安靜,安靜地給我們兩熱好牛奶,烤了麵包,甚至替我們把牙膏牙刷準備好放在洗手間。對著子言,我有些尷尬,謝謝你,你真是個好女人。這樣的話軟弱無力,說出來以後我都覺得自己有點無恥。子言只是微笑:你要好好對她

  這以後的幾天,我一直和淩在一起,公司也不去,家也不回。淩是個很粘人的小女人。說起來也很淒慘。很小的時候父母離異,她和母親一起生活,一直到了十二歲她母親鬱鬱而終她才回到父親身邊和繼母還有妹妹一起。而子言,對她來說,像姐姐像媽媽,一直無微不至照顧她,任何事情都讓著她,保護她。所以,她很依賴子言,同時在子言那裏也就很任性。不過,子言可能就是那樣的女人吧,我都會覺得依賴她。
  這期間,我們的工作很順利。子言的工作能力之強讓我對她刮目相看。我帶著淩遊山玩水,好像是回到初戀一樣。甚至我都開始考慮離婚娶淩。
  
  一月下旬,我的公司出了些小問題,為了解決這些,我不得不每天呆在上海。淩因為請了長假,又要躲避她未婚夫的尋找,就決定去麗江呆幾天。
  那天晚上,我並不知道淩已經走了,推掉幾個約會後我習慣性的把車子開到周浦,因為這段時間一直住在這裏,所以子言給我和淩都配了鑰匙。淩不在,我心裏有點空落落的,又不想回家,就坐在黑暗中發呆。子言的電腦一閃一閃,我順手就打開了。在桌面上看到一個檔夾:subject
  好奇心的驅使,我點擊進入,但是,有密碼保護。我試了很多可能的數位排列,未果。最後無可奈何乾脆輸入我的生日,居然打開了。可能那時候我潛意識裏感覺到我在子言心裏的分量,只是自己一直回避而已。
  
  今天認識了熙,眼神很放肆的一個男人,不過感覺還不錯……
  今天林約我喝酒,我盡然答應了,而且還和他嘮嘮叨叨說了很多事情,送我回來以後在樓下,他想吻我,我掙脫了,我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今天,和老闆去合作商那裏開會,居然,遇到了熙,上海第一次讓我感覺沒有那麼大……
  今天,熙送我回來以後就沒有走,我真的很該死,怎麼都沒有克制住自己,可是……
  今天在MSN上見到熙,他看到我以後馬上下線,我心裏有些酸楚,其實我也並沒有糾纏他的意思,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明天要和熙一起出差,我有一點點激動,收拾了很多pp的衣服,呵呵……
  今天熙的表現很過分,也許是因為他不想我對他抱什麼幻想吧,那麼,忘記那次好了,我不想庸人自擾……
  ……
  今天,我帶著淩一起和熙見面。熙的眼神告訴我,他迷上了淩,其實也好,一個是我好朋友,一個是我挺喜歡的人,這樣是最好的方式吧……
  今天,熙和淩在我家裏,我心裏很痛苦,雖然我知道不可以愛上這個男人,但是,愛情沒有理由的不是嗎?……
  
  整個檔就是這樣流水帳似的紀錄著我和子言相識以來的所有事情,一句話,一個表情,她都很詳細地記錄。在這些簡單的文字裏,我看到這個女孩子安靜寬容還有對感情的執著。


  關掉電腦,我依然坐在黑暗裏發呆,不停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煙。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子言提著很重的行李進來了。看到我,她很驚訝,但是也只是安靜地對我笑笑。
  淩去麗江了,下午的飛機,你還不知道?
  我下午開會一直沒開機。
  她和未婚夫徹底分手了,這些是她的東西,我剛剛幫她搬過來。
  我一下子不知道說些什麼,呵呵,其實,我是個很標準的花花公子,對美女的熱情也通常不會超過兩個月,雖然有過離婚娶淩的念頭,但是,事情真到了這一步,我突然有點害怕。何況我還有一個跟了我六年的空姐女友,當初在她和我太太之間選擇結婚物件的時候我放棄了她,已經很對不起她了。現在如果我離婚後娶另一個女人,那我的女朋友一定會瘋了!
  你怎麼啦?子言看我發愣,問我
  沒什麼,我還有個約會先走了。
  匆匆忙忙我下了樓,我不敢看子言的眼睛,她的眼光很深邃好像可以看到我內心深處。
  
  後來的一個星期,我坐立不安。有對淩的想念,有對淩回來以後怎麼安排她的焦慮,有對子言的莫名其妙的愧疚,有對以後這些事情發展的可能的無法控制的擔憂……
  快刀斬亂麻一直是我的風格,我並不喜歡感情的事情影響到工作。可是究竟斬掉哪一邊讓我頭痛。
  
  沒多久,淩就從麗江回到了上海,不過,後面多了一個跟屁蟲

  跟著淩一起回來的是個黃頭髮的老外,據說在麗江的酒吧裏對淩一見鍾情,一直追到上海。
創作者介紹

涼風

ab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