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情多少是有些鬱悶的,而子言,這個聰明的女孩子,她總是能很好地把握我的心思,適時地不動聲色地安慰我
  我對淩的迷戀漸漸地也有所減弱,那種男人得到一個女人後的興奮然後慢慢地倦怠毫不例外地出現。就像以前我認識的那些美麗的女孩子一樣,淩特別任性,依賴性也特別強。我不可能像當初一樣每天都去陪她,我要應付太太還有女朋友。
  於是,我們開始了爭吵,對於離婚後娶她的想法早就蕩然無存。但是,她的眼淚還是經常讓我心軟。我不準備甩掉她但也不打算太過於認真對待。
  
  這期間出現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我太太宮外孕,手術後切除了卵巢,也就是說以後她再也不能做媽媽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每天都守著她怕她想不開,丟開了一切的事情,包括工作包括應酬當然也包括淩。
  
  等到我想起來找她的時候,卻已經找不到了。子言告訴我,淩的父親一場急病突然去世,她發了瘋的找我,我卻不接一個電話。離開上海那天她讓子言轉告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我。
  我對淩有著一絲的歉疚,因為她只有她父親這一個親人,我想那時候的她是脆弱的而我卻沒能給她依靠。可是,這樣也好,我兩個月前還頭痛的問題一下子就解決了。
  淩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陣暴風雨,天晴後卻沒留一絲痕跡。只是偶爾還是會想她,畢竟在我結婚以後她是第一個真正讓我動心的女孩子。
  
  生活又按照既定的方式前進,我照樣每天喝酒每天泡妞。和子言的聯繫也減少了,她保持一貫的沉默,但是我能感覺到沉默背後的指責。

------------------------------

  055月的一天淩晨,我正在夜總會和銀行的幾個朋友喝酒。電話響了起來,是子言。我很詫異,和子言認識快一年了,她從來沒有主動給我打過電話,何況還是這個時間。
  電話那頭的子言虛弱而又痛苦,她告訴我可能是盲腸發炎了,痛得很厲害。我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過去了。
  因為送醫院比較及時,也沒什麼大礙,只是需要住院手術。我幫她安排好一切的時候都已經是清晨了。
  
  回到病房,子言撐著沒睡覺在等我,她滿眼都是對我的感激。其實自從3月底淩離開以後我就再也沒見過子言,現在的她比以前更加了,細細的胳膊露在外面看著都覺得可憐
  謝謝你!
  沒事,好好休息,手術時間已經安排好了。
  恩
  那麼誰來醫院照顧你?
  我不知道,以前我還有淩這個朋友,現在她也不在上海。抬眼,她給了我一個微笑,怯怯的,虛弱的。
  我怔住了,這個沉默的女孩子,一個人在上海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像個小小的蝸牛一樣躲在自己的殼裏。突然我有點心疼她。
  雖然,我承認自己是個花心的男人,但是,我心地很善良。呵呵,有點自我吹噓哦!
  我幫子言請了特護,而且只要空下來我就會去醫院看望她,有幾次還送花給她。我覺得她就像是菊花,有淡淡的溫軟。
  
  出院後,我和子言的來往又開始頻繁。不是因為愛情,只是希望她不要再那麼孤單,在心裏我把她當著自己的小妹妹。
  她常常很鄭重地對我說:你救了我的命,我是要還你的。
  其實那件事情我根本也沒有放在心上,舉手之勞而已。但是子言的鄭重其事讓我很舒心,那時候的她有種呆呆的純樸,很可愛。
  日子這麼一天天過下去,夏天,我收到了淩的mail。她已經準備結婚,和那個癡情的老外。在mail裏面她告訴我,我們在一起的四個月是她最幸福的時光,非常非常愛我但是更加恨我。
  我無言,當時我何嘗不是很認真去愛她呢?聽說她要結婚我心裏也很不舒服。過了幾天我才給淩回mail
  既然給不了你未來,那麼就給你祝福吧。
  第二天我就充了十萬塊錢到她的卡裏,也算是好聚好散。


  天氣漸漸冷下來,梧桐樹的葉子也漸漸隨風飄落。子言在十一月的時候去北京總部學習,半個月時間我們每天用mail聊天。
  她告訴我在北京遇到的新鮮事情,還有第一次遇到的沙塵暴。
  我呢,就是把一些在外人面前不願提及的煩惱講給她聽,我太太做完卵巢切除手術以後的古怪性格、女朋友逼我給她名分、新認識的各種各樣的女孩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更加的依賴這個默默的聰明的小女孩。而她,也總是能夠從女人的角度出發幫我分析,教我怎麼哄她們開心。還經常提醒我要珍惜愛我的人。
  她還給我傳了一首歌,很憂傷的旋律<you took my heart away>
  忘了說一句,子言對音樂很有鑒賞力,甚至為電臺寫過很多樂評。
  
  子言回來那天我去機場接她,一走出來我就給了她一個擁抱。想死你了!我在心裏偷偷對她說。這半個月的時間,我明白了自己,我想,我已經是愛上她了,
  這個一直我沒在意的普通的沉默的安靜的現在讓我深深牽掛的女孩子開始在我心裏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但是,我也知道我不能,實在是我欠的情債太多,在我無法給她未來的時候我不忍心再去傷害這樣一個敏感細膩,心思玲瓏的女孩子。
  子言在北京給我帶回來的禮物是一瓶Boss香水,而且正是我喜歡的那種味道。
  可是:你怎麼會知道?
  我讓人家把香水都拿出來讓我聞,只有這個味道最像你以前用的。不喜歡嗎?她很緊張問我
  怎麼會,你的鼻子很靈敏,不錯,呵呵。
  雖然說的很隨意,但是心裏很感動,這樣用心的女孩子在上海已經沒有了。


  你對他好/把他的依靠當做回報/即使他無理向你取鬧/最後還是見你淚中帶笑/你看不到/心在那一天一地裏越縮越小/才會明知深淵還往裏跳
  我想男人的好/只有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才知道/只是誰是毒藥/誰才是你的珍寶/要是男人的好/總要你委屈自己處處討好/才能塑造才能得到/你何必自尋苦惱
  
  那天,山西的項目順利完成,我們為了慶祝,去了錢櫃唱歌。第一次聽子言唱歌,驚為天人!她的音域非常寬廣,女人的柔媚男人的寬厚她都可以用音樂演繹得很好。
  這個女孩子,不停地給我製造驚喜,究竟她還有什麼優秀的地方我沒有發現?
  
  結束後我送她回家,我們都喝得有點高。很自然地,我們又糾纏在了一起,
  子言不停地說:我每天都想你,想到快瘋了!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抱著她柔軟的身體給她激情……
  第二天很早我就醒來,給熟睡的子言蓋好被子,悄悄地離開。回去的路上我給她發了資訊:
  子言,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你了,我們可以在一起嗎?永遠?考慮一下告訴我好嗎?
  她沒有回答,我等了一天也沒有她的資訊,在MSN上也沒有看到她。說實話我是有點緊張的,因為我並沒有嘗試去瞭解過她,這樣的情況下她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十點多我已經四處尋找她無果的時候,她給我發來了資訊:我很愛你,但是,我不能傷害你太太
  還有你女朋友,對她們你是整個世界,我怎麼能這麼殘忍?
  
  子言,我的小小的沉默的善良的子言,在愛情的世界裏,勝利的永遠是強者,你怎麼可以這樣?我知道這時候和她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於是,我給我太太打了電話,告訴她,有些事情我想和她商量。


  我太太是個敏感的人,不,應該說每個女人在這個時候都是敏感的,我回到家的時候,看到滿屋子都是我和她拍的照片,而她,只是呆呆地蜷縮在沙發裏,委屈而又無助。
  我知道你要跟我說什麼,但是,我已經不妨礙你在外面的一切事了,難道一個完整的家你不願意讓我留著嗎?
  還沒等我開口,她就先發制人:我已經不能為你生孩子了,如果你在外面有了孩子,我會當著親生的來對待。


創作者介紹

涼風

ab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