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腳下,農家小院,幾隻老母雞正憋著力氣下蛋,一條大黃狗趴在門口,瞇著狗眼在曬太陽。
忽然間,那大黃狗睜開眼站了起來,對著門口擺出了一副警覺的架勢,並從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但身子卻不住的顫抖,似乎對此人十分懼怕。
突然一聲巨響,木柵欄被人一腳踹開,還沒看到人影,便聽到一聲大喝:

“趙二丫,你給我出來!”

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穿著一件髒兮兮的衣服,腰旁斜插一把小木劍,嘴裡叼個綠豆芽站在了院子裡

“今天可是又到了比試的日子,快點給我出來,我要報上次的一掌之仇!”

屋內並沒有動靜傳出,倒是那大黃狗,不知從哪來的膽子對著那少年汪了一聲。
那少年斜眼看了一下大黃狗,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手下敗將,還敢挑釁!”

說完又向屋內喊了一聲:

“再不出來,休怪我把這裡鬧個雞犬不寧!”

屋內仍沒有動靜傳出。
少年滿臉怒氣,一把拿掉口中的綠豆芽,想了一下又把豆芽放進嘴裡吃了下去,然後緩緩拔出腰旁的木劍,盡是肅殺的氣氛。
下一刻,大黃狗隨著一聲淒厲的哀鳴繞著院子亂跑,老母雞們也鼓動著翅膀試圖飛上天去,不管下完還是沒下完蛋的都一通亂叫。
雞飛狗跳,狗急跳牆,雞飛蛋打。
少年擦了擦頭上的汗,這一戰似乎耗掉他不少元氣,所以他並沒有馬上對屋內的人發起攻擊,而是稍稍休息了一會兒,然後,他緩緩的走到門前,伸手推門走了進去。
一塊碗口大小的石頭猛然從頭頂落下,少年身形一側,輕鬆避過,誰知那石頭上竟綁著一根繩子,石頭下墜拉動了連著繩子的機關,一根小木箭對著門口疾射過來,少年大咳,再次避過,身形明顯不穩,而這時,從一側閃出一個身影,大喝一聲
“猴子摘桃!”

便向少年腰部攻去,少年疾退,同時施出一招龍爪手拍向那人,奈何對方攻的太快,自己又沒站穩,雖然躲過了那致命一擊,卻還是一個屁墩跌在了地上。

“楊大牛,這次你又輸了!”
趙二丫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你太卑鄙了,居然暗地裡攻擊,還用那麼陰險的招式!”
楊大牛一臉的不忿。

“什麼陰險不陰險的,打得贏你就是好的!”
趙二丫不以為然的說道
“教我武功的華山哥哥說這招猴子摘桃就是專門用來對付男人的,誰欺負我就讓我對誰用!”

“哼,其實我那招龍爪手也是專門用來對付女人的,只是對你沒作用而已!”
楊大牛一副不服氣的表情。

…………

“啪!”

一個清脆的耳光打在了那楊大牛的臉上,楊大牛摸摸發燙的臉頰,憤怒的大叫衝向趙二丫,餘怒未消的趙二丫也不甘示弱,兩個孩子扭打在一起,讓正好回到家的趙大叔拉也拉不開……

“如今兵荒馬亂,孩子們如同你我這般老實生活也平安不到哪裡去,不如把他們送去華山,以後也許還會混出個樣子。”
楊家院子裡,趙大叔和楊大叔正在喝酒。

“我也正有此意……只是練武過於辛苦,我怕孩子們受不了啊!”

“對於不愛習武之人自然是辛苦,偏偏這兩個孩子又是極愛練武,天天你一招我一式的打來打去,送去華山也是滿足孩子們的心願吧。你說是不是,楊兄弟?”

“那就一切依趙大哥吧,只要孩子們能有出息……”

15年之後,華山鎮嶽宮內。

“那兩個華山的叛徒最近可有消息?”華山掌門向門下弟子問道。

“回掌門,我在一次下山時聽到過兩位師兄師姐……不,兩位叛徒的消息,並未聽說他們二人有什麼作姦犯科之事,好事倒是做了不少,並未損了華山的威名。”
席下一弟子回話道。

“唉……”
掌門一聲長嘆

“這二人對武學極為痴迷,為師只怕他們二人過於醉心武學失了心性,沒有作惡便好……”

又15年後,華山之顛,暮靄,秋風,一男一女兩個身影相望而立。

“叛出華山後,你去了峨嵋,我去了少林,終日忙於練功,又身隔千里……幾次回家,還能從趙大叔那裡打聽到些許你的消息
後來二老去世,也沒能回去盡孝,之後便再也沒回去過,你的消息也就斷了……”
那男子說到最後,語調中帶著一絲惆悵。

“我何嘗不是……”
那女子欲言又止,終於還是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一次次找尋你的消息,卻一次次石沉大海,誰知如今聞名遐邇的神鷹俠就是當初的楊大牛呢!”
說到最後神情中又有了一些欣喜。

“呵呵,我也沒想到江湖盛傳的碧凌仙子就是當初的趙二丫啊,原以為碧凌仙子會是我等後輩之人
誰又曾想貌美如花的碧凌仙子與我這髮鬢都白了的糟老頭子是同輩人呢,哈哈哈哈……”

“大牛……你可曾娶得妻室?”
女子小心問道。

“初始只知道醉心於武學,未曾想過其它,只到後來,後來……我想你若有意,定會留下一些標記讓我找尋
卻一直找尋不到,便想或許你已經忘了我,心已死,便也不再有婚娶的念頭了。”
男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淒苦。

“你倒反過來怪我,我身為女子,怎麼好意思主動示愛……倘若你能留下一些痕跡讓我知道,我又怎麼會孤苦伶仃這麼多年,連個疼愛自己的人都沒有……”
女子說到最後,聲音中充滿哀怨。

愛咫尺,心天涯,此情此景,又如何不讓人嗟嘆。

“你的猴子摘桃可有進境?”
男子忽的說出一句,久經滄桑的臉上,神情竟是那般調皮。

“你!”
女子一副嗔怒的樣子,莞爾又輕輕一笑,說道:

“那你來試試看呀!正好再領教你的龍爪手。”
說完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華山之顛,兩人弈武,不見刀光劍影,唯有兩情相悅。
 
十里平湖霜滿天 寸寸青絲愁華年 對月形單望相互 只羨鴛鴦不羨仙

創作者介紹

涼風

ab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ie
  • 猴子摘桃!!!龍抓手!!!
    有點A~~讓人想入非非ㄟ